缅甸水电站与中国关系
来源:缅北之窗 时间:2019-02-11 字体:[ ]

在东南亚,缅甸是面积较为辽阔的国家,实际面积(67.65万平方公里)远远大于临近的中国云南省(约39万),也大于邻国泰国(约51万)。另外,缅甸的山川地貌类型最为丰富,从缅甸极北部的开加博峰(海拔5881米),到缅甸南部的大平原,落差近6000米,这样的地形落差,造就了数条蕴藏丰富水能的大江大河,比如缅甸最著名的伊洛瓦底江(东源恩梅开江和西源迈立开江),全长2714公里,缅甸还有萨尔温江等河流,但水能资源开发利用较少,缅甸作为东南亚欠发达地区,近年来实现了较平稳的经济增长,最近两年的GDP增长达到7%,社会用电量逐年增加,近年来大力倡导的中缅经济走廊各类产业园区也需要稳定电力保证生产,尽管目前缅甸水电站领域还存在个别争议,但从长远来讲,缅甸水电领域仍然大有可为。

缅甸水电站与中国关系

瑞丽江一级水电站(资料图)

2000年以前,缅甸整体局势动荡不安,进入新世纪以来,缅甸各邦开始逐步重视水能资源的开发,各类型水电站的建设也随之提上议程。比如,位于缅甸南坎的瑞丽江一级、二级和三级电站(规划),为缅甸和中国云南输送了持续的电力,并保持了较高的收益和回报。缅甸瑞丽江一级水电站是我国首个对外投资水电BOT项目,该项目以“BOT”(建设—经营—移交)方式运作。另外,位于缅甸克钦邦的太平江一级水电站,由中国大唐集团投资,距离中国盈江县城90km,年均发电10.7亿度。

那么,在缅甸修建水电站,需要注意哪些重要事项呢?

首先,应当充分做好项目前期考察和调研。水电站涉及的领域众多,牵扯面广,应当组建得力的前期队伍,配置优秀的测量、商务、地质和概算人员,配备先进的测量和勘测器材,做好前期预可研/可研阶段的资料收集和储备、建档。由于缅甸属于热带北缘气候和山地气候,山区当中早晚温差大,除了上述技术和商务人员以外,还应当配备医务人员和翻译人员,备齐热带常用、必备药品,并做好应急通讯的准备,如卫星电话等设备。

其次,像其他工程一样,水电站也需要额外注意当地社会与社区工作。水电站由于涉及一定的库区淹没,所要进行的排查工作就会更为细致和繁杂。淹没区域可能包括林地、耕地、生产用地和民房,缅甸一些山区的村落都是当地民众繁衍生息的世居之地,应当谨慎、稳妥的推进社会调查工作,能不搬迁的尽量不搬迁,能就近搬迁的,不能舍近求远,但对于确实受到较大地质影响的村落,在征询整体意见后,可考虑分批逐步搬迁,但在搬迁之前应当全面建成新村,配齐相关设施。在社会调查期间就应当对未来水电站的预期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介绍,使当地居民逐渐了解水电站的重要性及其优势。

在不涉及搬迁的情况下,也要尽量发挥水电站建设带来的社会效益,并为当地居民因地制宜地修建或改扩建涉及当地基础民生的设施,比如缅甸山区较为缺乏的永久性中小学校和乡镇卫生院,这些设施和机构应当在电站开工之初就率先建好,让缅甸基层民众除了能够享受价格低廉、供应稳定的电力以外,还能够获得社区品质的提高,减少基层民众因为山川地貌人为改变形成的暂时性抵触情绪。

在勘察阶段,要对缅甸当地风俗习惯,特别应对涉及宗教信仰的图腾、饰物和设施加以记录、描述和,以便纳入电站规划当中,在施工阶段加以额外关注,注意区分信仰佛教和基督教的不同少数民族,尊重他们的传统节日、宗教仪式和生活方式,这样才能逐步使水电站工程融入当地社区,成为当地民众日常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

缅甸水电站与中国关系

东南亚最高峰-开加博峰(资料图)

再次,除技术工人外,水电站工程应当尽最大可能使用周边劳动力,特别是在普工当中的比例。一座中型电站,施工高峰期普通工人的数量可达到2000人,水电站建设周期一般在4-5年,周边的民众能够充分享受电站建设带来的就业红利。

在水电站勘察、设计、施工和运营维护期间。水电站建设方应当注意为缅甸,特别是为所在地区培训技术人员、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吸纳缅甸各族优秀高等院校相关专业毕业生,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就业环境和晋升平台。拥有庞大施工队伍的电站管理,要注意遵守缅甸劳动法和项目周边的劳动惯例,注意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为他们提供符合国际和缅甸本地标准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遵守缅甸法律当中有关工会等方面的规定,与劳工组织进行定期联系,倾听他们的合理建议和意见,从而得以改善自身劳工管理。

另外,在缅甸进行水电开发,要格外重视安全、生态和环境保护。无论是信仰佛教的民族还是信仰基督教的民族,对世代居住的山川都有较为浓厚的感情,甚至敬畏之情,看似不起眼的一草一木,对于世代居住于此的当地民众,都可能具有较为重要的意义,而且缅甸拥有一定数量的环保方面的NGO组织,他们对于水电开发常常持有不同的观点。水qy88千赢国际设单位要怀着同样的敬畏之心,在保持施工方面的高标准严要求以外,环保方面要下大力气、大工夫。施工过程中的废渣和废料应当妥善处理,甚至应用先进技术变废为宝,进行再循环、再利用。

缅甸水电站与中国关系

山高谷深、水能资源丰富的怒江-萨尔温江(资料图)

应当聘请较为专业的环保专家,组成专门的环保监督团队,做好内部环保监督和把控,把环保理念和环保措施贯彻到每个管理和施工环节当中。由于修建大坝,一定程度上人为地改变了山川地貌形态,且对所在江河产生影响,特别是水生生物、鱼类、水生哺乳动物(伊江江豚)产生影响。对于江河干流上的大坝,要组织缅甸鱼类生物专家小组,在大坝勘探与设计时期就对相关鱼类和水生生物,特别是洄游鱼类进行规律性研究,将研究成果纳入电站前期环保报告当中,在施工期间增加鱼道等辅助措施。

除上述以外,水电站建设和运营期间,应当重视采购当地优质材料,增加当地供应商比例,促进和带动当地相关经济产业链条的发展和壮大。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水电站建设方还可以自行筹办水泥厂等附属企业,并在可操作的前提下与缅甸当地企业进行合资、合营。这样不仅可以满足电站建设需要,还可以供给当地市场,与缅甸合作方共享电站红利。

在水电站勘察、设计、建设和运营期间,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可以与当地有实力分包商进行合作,将不擅长的领域交给值得信赖的当地分包商,既能减少相关风险,又能为当地企业增加参与电站建设的机会,增加电站本地化成分。

缅甸水电站与中国关系

伊洛瓦底江豚(资料图)

最后,对于同一水电站项目,应当考虑多个比对方案,供各方参考。在大坝选址上,应当尽量避开对河流整体影响较大的干流,尽量选在支流上修建大坝,并以低坝为优,尽量开发中小型水电枢纽工程。对于大型水电枢纽工程,要做好充足的前期准备,征询各方意见和建议,包括缅甸中央和地方各层级政府和民众的观点,进行有针对性的整改,决不能贸然开工。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